《徽州往事》剧照 由知名导演王延松执导、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主演的原创黄梅戏《徽州往事》日前在山东剧院上演,角逐十艺节文华奖。这部演出百场,好评如潮的黄梅戏如何赢得市场?徽州三部曲之二如何在传承中..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城市风光浏览
《徽州往事》角逐文华奖:好莱坞式的黄梅戏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02日    来源:山东商报    作者:佚名    共有0条评论


《徽州往事》剧照

  由知名导演王延松执导、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主演的原创黄梅戏《徽州往事》日前在山东剧院上演,角逐十艺节文华奖。这部演出百场,好评如潮的黄梅戏如何赢得市场?徽州三部曲之二如何在传承中持续创新?记者采访了该剧导演王延松。 

  故事简介

  《徽州往事》讲的是清朝后期,匪患四起,宁静的徽州也深陷战乱。徽州女人舒香在与丈夫共同生活仅几十天后,就开始被命运无情捉弄。这位徽州女人历尽一生的劫难,最后愤然出走,一声呐喊“女人一生为谁忙”,让这出带着悲悯苍凉的徽州往事具有一股醒世力量。

  1 徽州三部曲把握时代脉搏

  “最体现韩再芬戏剧品牌核心价值的是徽州三部曲,其中第三部《走出徽州》是写徽州女人跟着大时代的进程走过来的历史印记。而此次献艺十艺节的第二部《徽州往事》是一路热演来到济南的。”导演王延松这样告诉记者。据介绍,原创黄梅戏《徽州往事》2012年8月成立剧组,10月16日,作为“中国第六届黄梅戏艺术节”的首演剧目呈现于舞台,随后演出百场,其中商演超过9成,受到观众的好评。“

  为了做这个戏,我们在古徽州采访,写了一个特别平凡的徽州女人,跟历史进程一搅拌起来,这个厚重感给今天的时代做一点回响。这部戏的背后有很多关于韩再芬的故事,六年前就开始萌芽,中间不断进行创作。编剧也是徽州人。”王延松告诉记者,自己想讲一个让观众看下来不累的故事。“这个剧旨在传达某种思想,信息量大,节奏很快,但又能恰当的把握一场又一场戏的全面性,为讲好女主人公的故事发力。它和传统黄梅戏不同,更接近今天观众的审美要求,我和编剧在这一点上很默契。让我们感到高兴的是,观众很接受它,想要的剧场效果出来了。带着这个戏到济南来,也是希望得到济南观众的肯定和认可。”

  在他看来,在那段往事如烟的徽州,生命存在的方式是外在的古朴与内心的焦虑相交织,这是解读文本叙事的关键。“徽州文化的厚重与隽永体现在天人合一的生命理想之中,这可以在古徽州生命样态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复制中得到印证。当生活的常态被天灾人祸的外部力量所打破,人们往往在内心恒守的信念中寻找出路。对于徽州人来说,那是一种对过往生活的美好回忆,以及有朝一日重建天地秩序的痴心情怀。《徽州往事》的叙事尽管以敦厚的怀念开场,但故事的迅速展开却充满诡异与不安。一个平凡女子的故事,是一个曾经动乱的时代缩影。这不仅是舞美样式的整体意象,也是戏剧演出艺术完整性的文学根基。”王延松说。

  2 不背离传统,用心灵创作

  “我不会背离那些约定俗成的黄梅调,但是会强调‘音乐与戏剧的关系’,就是说,我们要追求这部黄梅戏独有的特质,尽可能为《徽州往事》创作出音乐与戏剧完美平衡的好方案。这个好方案的基本标准是:音乐叙事清新流畅,黄梅味浓郁而有张力。当然我们只要观众全力关注故事中人物的命运,而无意引导观众去注意音乐技法中所谓传统与创新的关系。简言之,强调‘音乐与戏剧的关系’,就是强调文本解读与创作感悟,不去理会那些泛泛的观念困扰。创作就是寻找,在寻找好的内容的同时建立起好的形式,立即投入到一场又一场音乐与戏剧种种可能发生的情景交融的状态中。”王延松这样告诉记者。

  谈及与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的合作,他表示:“韩再芬作为表演艺术家,不仅在黄梅戏领域,在电影电视领域也有建树,她的艺术实践都是为了更好发展黄梅戏事业。为了这个戏韩再芬屡次把我‘运’到徽州,我被古徽州的文化浸润了心灵。因为做《徽州往事》是用心灵做的,一路感受,一路和故事里的人物进行对话,这是一部有感而发的作品,一部扎扎实实的用了很多心思,按照艺术创作规律做的作品。”他说。“首先要学习黄梅戏,研究黄梅戏,对一些东西进行严格意义的传承和固守。我特别在意的是,在徽州往事中如何实现对于传统黄梅戏魅力的传承和固守。戏曲的改革并不是要改成不像自己,戏曲改革的核心是塑造人物,不是要和什么剧嫁接的问题。”

  3 叙事创新,堪比“好莱坞”

  谈及黄梅戏的发展,王延松坦言,黄梅戏要随着时代的进程拥有自己当下的魅力,呈现出崭新的面貌。“角儿常常以角色的魅力出现在观众面前。如何用黄梅戏的艺术手段讲好容易被今天的观众接纳的故事,用人物的命运去演说一个戏剧,才能表达的更有价值。”“现在剧场艺术对观众来说是很高尚的艺术分享,用品牌戏剧让观众认识到,走进剧场是现代人生活的一个高尚的选择。品牌戏剧背后,不是漂亮的招牌,是追求这个时代的文化,是艰苦的艺术家努力的历程。”王延松说。“我们一个一个去跟未来的观众交朋友,日积月累,就看出不同来了。这一点,我还是很看好。黄梅戏是确实有群众基础,又特别接地气的一个曲种。”

  走进剧院看戏在视觉和听觉的感受上有何不同?王延松表示:“这个剧的视觉和听觉是和当今青年观众对接的,创作意识很清晰。这个剧无论是叙事还是讲故事的方法,用作者的话说是比较‘好莱坞’的,因为我们发现全世界的观众都愿意看美国大片。作者在叙事的时候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它的前卫表现在对于黄梅戏老腔老调的处理上。戏曲不是表演文学,是表演歌舞,没音乐就没法演了。然后是视觉传达,这个得到现场看了。而它的视觉传达也是比较成功的。现代戏曲的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追求演出艺术的完整性,首先要体现在品格的完整性上,为内容建立起一个形式,它在这个剧里特别熨帖,合适。”

更多
发表留言
发表留言请先登录!